竞彩足球APP

十年教书廿年研——写在第38个教师节到来之际

Posted On
Posted By admin

今晨6:00点前,我突然醒了,再次想到从教30年这个重要时间节点。放暑假前我想到了一个题目:十年教书廿年研。其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即前十年在中学教书,后二十年在区进校做教研。

和当下的热词“职业生涯规划”相比,“胸无大志”一词是适合我绝大部分人生的。因为我是一个晚熟的人,精确计算,应该是不惑之年才明白自己一生的内心追求——做一个读书人。当书生,做先生,于我实在是一件无比喜欢幸福自豪的事情。

从父亲的回忆录得知,在刘家族谱中,当过老师的只有我的堂叔刘远臣。在老家把叔叫爸,平时我叫远臣爸。远臣爸个子不高,有些驼背,脾气好,说话温和。过去的农村大都有一所小学,远臣爸教语文。我打小身子弱,经常头晕。我记得远臣爸给父亲讲过少陵原上、坡上有各种各样具有滋补性的药材,叫父亲平时挖来阴干,煎药给我喝,比如枸杞子(含根)、酸枣(含仁),至于怎么煎?小孩子是听不懂的。但是这两样药材果子在少陵原上满坡都是,不愁挖。远臣爸和父亲都爱翻字典,经常互考一些认为对方不知道的字,如,远臣爸问父亲:“打破砂锅问到底,砂锅上的‘wèn’怎么写?”只见父亲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瓦渣蛋,一笔一画地在地上写了起来,我在旁边默默数着笔画,天啊,20画!“璺”这个字或许是我二年级以前认得也会写的最难写难记的字了。我爱翻字典,见好的字典就买,这个嗜好现在看来肯定是受两位父辈的影响。

四、五年级在邻村南章曲村小学上,小学毕业后,父亲四处打听全县好的初中,后来决定在长安县樊川中学上,正好住在舅舅家。考上长安一中后就开始住校。1988年高考后填写志愿,父亲弟兄三个都当过兵,自然有一种军人情结,让我填报第四军医大学,因没过体检关而错失机遇。接下来得考虑家庭经济状况,上师范不用缴学费,每月还发伙食补助,就这样读了师范。四年的大学生活,真正让我对老师职业有了切身体会的是大四第二学期的教育(毕业)实习。

实习学校是位于骊山脚下的华清中学。实习前的动员令中特别提及该校有一个藏族民族班,一定要和藏娃搞好关系。后来在每日的校园广播来自喜马拉雅的声音中度过了一个多月的实习时光。除了每日的备课带班上课外,还组织了春游,参与了学校的春季运动会,和藏娃踢足球。实习结束离开时,接我们的大巴车停在楼下,尽管事先没有给学生说,但是车还是被疯狂冲出教学楼的学生们围了起来,找各自喜欢的准老师,留着泪,说着话,握着手,拥抱着,久久不能分离……返回学校后,我被学校评为优秀实习生(1992年6月9日)。我陆续收到了十多封学生来信,我至今记得其中一位学生在信的开头的第一句话:“刘老师,你别介意,我肯定你是农村来的。”我很欣慰我尽管在省城上了四年学,但是没改农村娃的质朴单纯本色。这恰好应了做教育的朴素。教育原本是平淡无奇的,她既不需要奢华包装,也不需要媒体炒作。我的三十年从教生涯一直秉持这样的教育信念。

当年毕业分配,到雁塔区教育局报到,局里工作需要,加上自我推荐,在局里帮了一段忙,原本极有可能就在政府部门工作了,可是我还是执意到学校教书。临走时领导语重心长地说,有理想好,但现实需要分数,希望你处理好两者关系。十年的教书生涯,我深感教育工作就是“戴着镣铐跳舞”。事情原本是教育教育社会,现实是社会教育教育。有一度竟然像医院“医闹”那样出现了“校闹”。搞得老师的斯文扫地,学校的形象跌落。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我的逐渐成熟源于七年的年级组长工作历练。同时当班主任、带两个班数学课,学校发展顶峰时期,每个年级8个班,班班人数爆满,坐62人,甚至64人(讲台坐2人)。每天优先必须完成的工作就是批改作业,丝毫不敢懈怠,一旦积压一天,还账是很难的,批改的质量无法保证。学校无小事,事事皆育人。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只有全校教职员工齐心协力,把心思都花在每一位学生身上,教育才会发挥最大效力,对学生施加最大影响。任何人的负能量都会消减这种合力。

当老师就得站稳讲台,上好课是站稳讲台的基本功。教好数学的方法很多,求简不求繁,是我的教学原则。我力求用最简的语言与方法讲数学,深入浅出,学生才会学得轻松,才会觉得数学好玩。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在学生面前故弄玄虚,是教学之大忌,是教师之失德。后来在区内全过程评优课中荣获过一等奖,在全市青年教师说课大赛中荣获过一等奖。在这些不经意获得的荣誉面前,我还真没想过当什么名师,以后怎么发展。干好本职工作,把书教好,平平淡淡充实地过好每一天。至于学习,一直保持着学生时代的作息习惯,6点早起读书,每日午休,晚上记事,灵感一来写写文章。不像现在铺天盖地的各种评选,老师们不得不规划“前程”,否则就得“落伍”,比如大家都成骨干教师、最美教师了 ,唯独你不是,很没面子。所以,对于定力不够的你,就得花心思准备各种评选硬条件,长此以往,离帽子近了,离学生自然就远了。可以给学生讲不好课,但你得给“评委”把有规定制式的死课讲活。善良的学生被拉来拉去,帮老师试讲,盼望老师能拿回大奖。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都找过人了”成为一种潜规则。帽子之风愈演愈烈,势不可挡。

2002年秋,借着新课改的春风,有了到区教研室(后与区进校、区电教站合并)工作的机会。翌年春,我调到区进校接任师傅工作,当中学数学教研员。再一年,正式调进。从这一年起至今,新进之人不再有试用期,除非区进校没有空余编制。我的教研之路经过了转型期(适应期)、摸索期、稳定期(定向期)、成熟期四个阶段。

转型期(2003年—2004年)。和师傅共事了两个月,当年五一收假后就退休了。“旭亮,给你一个月,尽快熟悉全区10所公办中学数学老师的名字。”这是师傅给我的见面礼。我听后感觉这和我带班第一周记住学生姓名有些像。随后师傅带我参加各级教研会议,师傅只参加一次,把我介绍给一些同行后,他不再二次参会了。两周后给了我命制初二几何期中试题的任务,四易其稿后,我初步学会了编辑、校稿的一些常识。跟师傅下校学习听课、评课。2004年9月学校让我正式接替师傅的中教组组长职务。

摸索期(2005年—2007年)。其实,自师傅退休之后到2007年4月18日的近四年时间,是我最忙乱最不能清晰回忆的四年。2003年秋,初中新课改开始了,七年级使用新教材。关于新课程的各级各类培训应接不暇。各学科成立了学科研究组,核心任务是验证新课标(试验版),培训新教材。每周都开展活动。作为教研新兵,我平时虚心向老教研员请教,专业问题向师傅电线日赴陕西省蓝田县驻村帮扶,时间一年。配合村委会班子成员,我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除记写工作日志外,完成驻村帮扶工作总结和“关于蓝田县焦岱镇柳家湾村自然资源与经济状况的调研报告”,写了一首诗《我爱蓝玉地——写在驻村帮扶工作一年期满之际》,并在《中学数学教学参考》上发表了1篇专业论文。这一年,尽管工作与教育不搭边,但我对教育的思考超过了以往任何时候。广泛阅读(偏重文史哲方面)的同时,我读了大量的教育教学理论和数学专业书籍,并开始做读书笔记,写教育随笔。

稳定期(2008年—2009年)。驻村帮扶期间,我住在秦岭山麓关中环线旁岱峪河西岸一片田地的独立小院里(焦汤森林派出所)。每当夜深人静,我趴在二楼栏杆看满天星斗,开始了教育人生的思考,到底该过什么样的教育生活?2008年春节一过,自己定了个标准:每日千字教育随笔。12月在九江开会,13日转道武汉回西安,当晚站在长江边,看着连接龟蛇二山的雄伟大桥,望着深沉北上的宏阔江面,我思绪万千,吟诗一首《心问——不惑之年人生始》,开头为:江边/楚天/深谷幽兰作天问 河边/长安/黄土后生作心问。我向自己连续发问7次,其中,六问光阴/望崦嵫而勿迫;七问灵魂/我为教育而生。就这样诞生了一条清晰的研究之路:中学数学教育教学,教师阅读与教育写作。2009年担任教研部副主任,出于为教师服务的想法,当年教师节,我写了首篇现在看来很不像样的专题文章《教育家语录——写在第25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至今已连续写作教师节专题文章13篇,其中一篇题目表明了我的初心,题目是《我为老师试写作——写在第33个教师节到来之际》。

成熟期(2010—2014年)。2010年被评为西安市首批骨干教师,西安市高中课改先进个人。同年,论文《远教工程培训札记——兼谈信息技术与数学课程的整合》获西安市2010年度基础教育成果一等奖。2011年8月开通新浪博客,2013年担任教研部主任,2014年9月开通微信公众号:少陵纯正教育(slczjy)。功能介绍:教育阅读、思考、研究、实践与共享,传播教育正能量。七年下来,教育教研阅读写作文稿约250万字。每年都发表若干篇教育文章和论文。

2018年起,我以课题研究为平台,举办了6期雁塔区中学数学教师阅读与写作主题研修班,参与学员共计360余人次。2020年、2021年分别申报成为雁塔区、西安市刘旭亮“名师+”研修共同体主持人。共同体愿景为:争做文理交融的数学教师,创建人文气息的数学课堂。共同体成员每年阅读12本书(6本必读、6本选读),书目涵盖文理。相应地高质量完成千字读后感或书评。2021年起,举办了3届雁塔区数学教师阅读分享会。每年两届,时间分别在4月23日(世界读书日)、9月28日(孔子诞辰日)前一两天。今年秋共同体将实施“教·研·写一体化”项目,提升教师专业化发展能力。

面对日趋热闹的教育,如何收回师生浮躁的心?我认为师生唯有拿起课本外的书本,走进书的世界,心才会静,才会安,师生才会启动思维的齿轮,彼此大脑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